Select your language close

采访GOSH国际观摩学者王昊医生

北京儿童医院的王昊医生将分享她在GOSH儿童呼吸科进行国际观摩学习项目的经历。

王昊医生在GOSH

来自北京儿童医院小儿呼吸科的王昊医生,自2012年硕士毕业后加入北京儿童医院,参加临床工作将近10年了。2019年3月,她刚刚结束了在英国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GOSH)的儿童呼吸科为期一年的国际观摩学习项目。今天,她将和我们分享这一年在GOSH的经历。

 

是什么样的契机和原因,您选择来到GOSH进修?

王昊医生:能有机缘来到GOSH进修,主要是因为我对关于儿童支气管扩张、原发性纤毛运动障碍,囊性纤维化,呼吸系统中罕见的儿童疾病等的研究都非常感兴趣。GOSH是世界顶尖儿童医院之一,和北京儿童医院是国际合作伙伴。我的导师Christopher O’Callaghan 教授是来自GOSH和伦敦大学学院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UCL Great Ormond Street Institute of Child Health)呼吸科的,世界顶尖做纤毛方面研究的专家。他曾多次受邀来到我们科室做研究分享,我们对他都非常熟悉。之前,我们也有同事跟随Chris的团队在GOSH进修过支气管镜的学习。

还有一点就是GOSH的肺移植做得非常好,对我个人很有吸引力。因为很多复杂的呼吸疾病,最后没有根治的条件,就只能选择肺移植;这项手术在国内相对起步要晚,成人会好一些,但是对于儿童患者开展地比较少。所以我想要进一步学习相关肺移植的先进治疗。

于是,我决定参与GOSH的国际观摩员项目,跟随Christopher教授一起学习。这样的想法也得到了我们科主任的支持。18年3月的时候,我从北京启程,开始了一年在伦敦的生活。

 

您在GOSH的一年中,主要的工作是什么?和您的期待一致吗?

王昊医生:还是挺一致的。我的计划就是多在实验室做一些关于原发性纤毛运动障碍诊断以及呼吸道纤毛上皮相关基础研究。GOSH和伦敦大学学院大奥蒙德街儿童健康研究所紧密相连,让我可以在加入实验室研究工作的同时,能够参与专科讲座和多学科会议,讨论和学习来自GOSH最新的小儿呼吸类疾病的复杂真实病例。有一种半学校半医院的特殊体验。

 

您在这一年中有什么样的收获?

王昊医生:我感触最深和收获最多的就是参与多学科会议。每周三早晨,GOSH呼吸科的医生、护士、治疗师和博士就会在一起展开多学科讨论。一般一个会议会涉及10个病例,1到1个半小时。对于一些特别复杂的病例,有时候甚至会讨论几次。临床和科研案例都会涉及,让我能够收到很多启发,并且学习和收获了很多东西。周三下午还会有影像科的会议,10-20人的多学科团队会在一起看影像片子、讨论病例。这些病例基本都是来自血液科、免疫科及重症监护的重症病例,但都有涉及到关于呼吸方面的问题。

还有一类讨论会议是关于气管镜-呼吸介入的,外科医生和介入科医生一起讨论,偏重在于通过气管镜介入的病例。病例基本还是医院内的门诊和住院患儿,包括情况非常复杂的、出现新情况的,或者其他医院发过来的复杂病例。大家会一起探讨出来下一步的检查和治疗方案,以及如何和家长沟通。

除了专业方面,我感到很高兴的一点是可以和来自不同国家的同事和国际化团队共事,对我自己来说是一个突破。

 

您有感受到中英医疗的差异吗?

王昊医生:这一年,我还是体验到了很多不同。比如说多学科会议,我们在国内也会每周和影像科的一起讨论,但是还是比较局限于自己的呼吸科室。GOSH的多学科会议涉及的科室面更广,甚至其他专科。我觉得很好的是GOSH还会邀请病理科医生一起参与。病理结果出来,病理医生和放射科医生一起也可以擦出一些火花,为治疗方案的确定做全方位的评估。

然后,我还感受到英国对于复杂和重症患者的态度是存在差别的,更积极一些。在GOSH,因为是英国国家医疗系统(NHS)中最高一级的医院,我们接手和讨论的病例都是难的里面最难的。若是在国内的话,遇到这样的病例,家长可能会因为各类原因选择不继续治疗。但在GOSH,比如213 -先天染色体的病,光看片子就觉得这个病例很有挑战性了,但是医院对于这些情况不太好的孩子,也都还是在坚持治疗。这里的治疗不只是用药,更会花时间注重他们的心理健康。因为人是一个整体,心理、康复和生活质量都是治疗的一部分。除此之外,GOSH还会投入资金用于专门研究患者生活质量的项目,研究也是为了临床应用,包括设计

小的软件和互动游戏让孩子能够让他更好地配合好呼吸治疗的机器,接受呼吸治疗。但国内现在还不会有很多精力投入在此。

我认为这是中西文化、现实情况和医疗系统的不一样。中国由于人口庞大,患者和医生比例失调,中国医生只能独孤一掷地先用专业知识能够解决的关键问题先解决了。而在英国,NHS是分诊机制,能够相对合理分配医疗资源。并且,英国人口相对于中国比较少,医生能够专注在每个患者身上的时间比较多。英国社会对于身体有缺陷的人的关怀和态度也更加宽容。

在中国,护士的工作很辛苦,医生还会承担一些护士的工作,大家的工作节奏都非常紧张。而在英国,护士的比例还是多一些。专家医师级别(Consultant)都会有秘书或助理,辅助医师的文字和行政工作,而国内就只能让年轻大夫来承担了。我觉得这是差异也是差距,但我相信随着我们医疗改革的深入和国际交流的增加,中国的医疗情况也在逐步改善。

 

回国后,您对未来有什么展望?

王昊医生:回国之后,除了正常的临床工作,我主要还是会继续开展原发性纤毛运动障碍的诊断和研究。这是一种先天性的疾病,往往在儿童期就有症状。有些孩子当哮喘或者支气管炎治了很多年,所以国内还有需要进步的地方。

 

您喜欢在伦敦的生活吗?

王昊医生:我很喜欢伦敦,大都市的国际包容力很强,所以还是比较容易适应。这边的生活节奏相对慢很多,会让人更注意自己的生活,更享受生活。在伦敦的一年,我利用业余时间还参加了许多有意义的与GOSH相关的慈善活动,很有意思。

 

您想对业界同行分享一些什么呢?

王昊医生:我非常推荐GOSH的国际观摩项目,希望我的同行们有机会可以来到GOSH学习。GOSH是欧洲最好的儿童医院,在这里可以集中地接触到非常复杂和罕见的病例,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