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ect your language close

为孩子寻找听到声音的最后一线希望

Hope enjoying time in the garden at home
候普在家里的后花园玩耍

贝基(Becky)和奥利弗.丹尼斯(Oliver Dennis)在得知他们的女儿候普(Hope)深度失聪时痛不欲生。 “当我们被告知她深度聋哑时,我们感到难以置信。” 父亲奥利弗回忆说:“我们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直到有人解释说,即使一架巨型喷气式飞机降落在候普的后面,她都不会作出任何反应,我们才有了概念。贝基还算勉强接受这个事实,而我却完全乱了。”

值得庆幸的是,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GOSH)的人工耳蜗植入计划(CIP)能够为候普的听力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对她进行双侧人工耳蜗植入。“耳蜗植入可以给那些即使是最强大的助听器也无法听到的深刻和完全失聪的孩子感受到声音,” 来自听力听诊专科的候普的顾问医生拉吉普特(Rajput)解释说。  “他们不能治疗孩子的耳聋,但他们可以提供有用的听觉感觉,让孩子们理解并与他们周围的声音互动。”

为候普找到听力

从诊断到植入手术,家人们一直在鼓励小候普,帮助她学习如何管理她的人工耳蜗植入。今天,候普已经成功入读了一个主流学校,贝基和奥利弗为她的成就感到自豪: “候普表现非常出色,人们在知道她的情况后都很惊讶,因为严格地说,她实际上是个“聋子”。人工耳蜗植入计划让候普将她的潜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没有受到她的残疾的限制。” 

2011年7月4日,候普成为接受双侧人工耳蜗植入的最年轻的儿童之一。手术由耳鼻喉科外科医生本.哈特里(Ben Hartley)先生施行。在手术前和手术后,候普得到了多学科成员的CIP帮助。 “我们当时的感情非常复杂,有解脱,当然还有恐惧和害怕。”母亲贝基说:“人工耳蜗植入可能无法让她获得她需要的声音,而这只是故事的一半。候普需要得到大量支持和帮助来学习如何使用耳蜗。”人工耳蜗植入通过刺激听觉神经而生效。它绕过导致儿童感官神经性听力损伤的受损毛细胞。 “在接受人工耳蜗植入后几天内,我们注意到候普对日常的声音,例如:开关门的声音和狗叫声有了反应。我们在这些简单的事情中找到了如此多的快乐。”

寻找希望

“候普的情况非常好。”奥利弗继续说,“她上了学,很健谈,自信,说话清楚,口齿伶俐。很多人都很惊讶地发现,严格说,她是个“聋子“。我们认为这个标签不再适用于她。对候普的植入物-或者是我们家中已知的“魔法耳朵” 的佩戴,使用,充电和维护非常简单,易于使用,需要我们做的很少,但它给了候普这么多。”

“候普在由英国听觉言语组织主办的‘语言的力量'演讲中发表了演讲。演出旨在挑战对耳聋和失聪儿童的看法。她是被选择的做演讲的九位孩子中最年轻的一位。他们的演讲时面对一些特别挑选的、有影响力的人物,例如:政策制定者和国会议员。”

贝基说:“我们很难用言语表达对GOSH的所有团队表达我们的崇高敬意,感谢和尊重。我们每时每刻都在设想,如果没有他们,候普的生活会是多么的不同。我们非常感激他们。”

毕竟有希望

“人工耳蜗植入,口语和语言治疗以及与孩子的持续沟通可以带来令人难以置信的效果和最佳的结果:一个自信,快乐的孩子。” 贝基道。贝基和奥利弗选择为处于类似的情况的父母们提供建议,因为他们知道人工耳蜗植入可以对孩子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 “不要犹豫。在和考虑人工耳蜗植入的家庭进行过长时间的交谈后,我们理解:让一个年幼的孩子接受手术是件恐怖的事。是的,风险确实存在,但这些风险由专家团队处理并最小化。不过,让孩子在进入听力世界的好处远远高过这些风险。”

“真的不能强调,人工耳蜗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改变生活的技术,但它只是听力损失问题解决方案的一半。”奥利弗强调说:“越是让你的孩子进入听力世界,他们获取的就越多。”

关于GOSH

人工耳蜗植入计划(CIP)由专业的多学科专家团队组成。CIP团队由听力学家,口语和语言治疗师,心理学家,聋哑老师,听力治疗师和行政团队组成。由一名顾问听力学医师的协调,该部门是英国最大的儿童人工耳蜗植入小组之一,总部位于世界知名的儿童护理中心。从一开始,该团队开发了一种全面的,以儿童为中心的方法,帮助那些无法从常规助听器中获益的聋儿,其中一些患者有更为复杂的病史。他们特别开发了一个专门的计划来满足聋盲儿童的需求。1992年开始此项服务时,听力科希望每年安装12个人工耳蜗。直至今日,我们每年大约可以进行100个人工耳蜗的植入。

伦敦大奥蒙德街儿童医院被公认为为数不多的真正世界级的儿童医院之一。作为全球领先的医院,GOSH具有顶级的临床和研究专家。他们每天都在努力寻找治疗儿童的新方法。虽然突破和医疗专业知识对于治疗患者至关重要,但GOSH还非常重视为儿童提供的支持和照顾,通过营造一个开放和支持的氛围,确保父母和患者充分了解情况并密切参与治疗过程。在GOSH逗留期间,儿童会得到医疗和支持人员专家团队的最密切的关怀和护理,并始终受到尊重,信任,关心和开诚布公的对待。